快捷导航
查看: 359|回复: 0

不堪忍受的环境

[复制链接]

5

主题

5

帖子

21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1
发表于 2018-9-28 10:51: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又梦到伊,很开心,好像到了一个陌生地方,有一户人家处于低洼地方,黑漆的大门,我推开门,有一只个头很大的黑狗冲我过来摇头摆尾,并没有叫出声,主人出来问我找谁?我说ZH是否在这儿租房住?伊就从右边的小房子开门出来,笑的特别美,说:“你回来了?”屋内大灯泡照得很明亮,她晒了很多的干馍蛋儿,房东问她怎么好几个月没有见我?她笑着说:“不瞒你说,去年准备竞选村长,把人打了,关在看守所才回来。”给我说让我歇着,她去买菜买酒,给我擀面。我说我现在已经不能喝酒了。这时醒来了,睁眼看到墙上的弟子规,钟表都掉落下来,仅剩一面洁白的墙壁,定神看,那一切都好端端的在原处,“学习十八大报告反思书”微风还让它翕张着,钟表上的红色指针还在不分昼夜的走动,走动的声音很稳很小。而刚才的那一幕,是从梦中失落回到现实的转换的映像,或许真的有4D空间那样的东西存在,那一瞬间,看到和感觉到了。只是伊从我的梦中退去,不知道我能否入了她的梦?这是个没有答案的冬天的夜晚,前段时间6点才叫的鸮鸟,提前19分钟就叫,也许这才是生物钟,看守所真正的时间,对我而言,那些宝贵的梦尤为重要和难以忘却,至于怎么艺术化的成为作品,所以难的不是在这儿膝盖上挤时间写,写得腰酸背痛,而是以后的修改和润色,加工,那样的工作量会更大,YY昨晚并没有抗议似的打呼噜,从我接班时候起,他就辗转反侧。地铺上仅睡了四个人,显得地方宽阔,也显得被子单薄,我觉得他们几个很冷。也许在看守所的地铺上,他打打杀杀的张狂和野性才得以束缚,现实一应和他们,也和我们距离了10万八千里,再也没有交集可言,所以面对左右的两面没有玻璃遮挡的大窗户,冬天,冬天的风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把我们从各种梦中掇回到这个不堪忍受的环境中,看时钟滴滴答答的走,一切复归于有无在意的空间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现金博彩  

GMT+8, 2019-3-25 00:04 , Processed in 0.387918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